湖南300儿童铅中毒 居民家污染与工厂排污一致

核心提示|最近,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的村民反映,当地300多名儿童被查出血铅含量超标,村民怀疑与村口一家生产电锌的化工厂有关。然而,当地官员称,超标原因不能确定,嘴里咬铅笔“也可能超铅”。

【村民反映】

300多名儿童血铅超标

铅是已知毒性最大、累积性极强的重金属之一,我国儿童血铅的健康标准值为100微克/升,高于这个标准就是铅中毒。

5月31日,在湖南省职业病防治医院,大浦镇居民毛宝珠拿到了6岁孙子易万军的血铅复诊结果:血铅值为172微克/升。她说,一年多前数值是300多,给孙子治了一年多了,光住院就住了3回,血铅降了一些,可还是大大超过了100微克/升的儿童标准值。孩子“老是排铅,血都排出来了”。

易万军的血铅超标是在2012年年底被发现的,因为听说家对面的化工厂里有小孩检查出血铅超标,毛宝珠和丈夫易新怀就带着家里的3个小孩赶到长沙去检查,结果外孙的血铅值为170多微克/升,外孙女170多,孙子易万军317。

儿童血铅超标事件在大浦镇引起了恐慌,很多人带着孩子到医院去做检查,经过统计,至少有300多名儿童查出血铅超标。黄俊军上初中二年级,他的血铅值一度达到了322微克/升。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大多血铅超标的孩子都有一些共同症状,比如肚子疼,感觉没力气,有的生长发育已经受到了影响。11岁的聂益龙血铅数值最高的时候为248微克/升,医院检查报告显示,他已经表现出发育迟缓的迹象。目前聂益龙的身高138厘米,低于同年龄段儿童身高参考值6.8厘米,体重26公斤,低于同年龄段儿童体重参考值10公斤。聂益龙姑姑说他记性很差,反应慢。

在大浦镇工业园区附近,村民李来银的孙子和孙女的血铅值一度达到了486和501,属于重度铅中毒。

离化工厂越近血铅值越高

300多名儿童血铅超标,村民认为家门口一家名为美仑颜料化工有限公司的化工厂就是元凶。记者发现,此工厂整个厂区烟尘弥漫,空气中充满了焦糊味,一面邻湘江,其他三面与拥有数万人的居民区几乎零距离。

村民介绍,这家化工厂以前主要生产作为颜料的立德粉,前几年因为市场疲软停产了,改为生产电锌和其他化工原料。

村民在汇总镇上儿童血铅超标情况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离这家化工厂越近,儿童血铅值越高。在化工厂大门的正对面,就是血铅超标比较厉害的几个孩子的家。4岁儿童张怀锡血铅值一度达到268微克/升。记者在张怀锡住过的屋子里,用测距仪测量了一下从窗口到化工厂大门的距离约28米。毛宝珠家距化工厂也只有30多米远。

【当地回应】

化工厂管理到位监测达标

记者采访过程中,正赶上衡东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到化工厂进行例行检查,并允许居民代表一同进厂。

在电锌车间大门外,远远就能闻到刺鼻的味道,环保监察人员也被呛得不停咳嗽。在堆放原料和废渣的车间,记者看到,装满原料和废渣的袋子散乱地放在地上,周围没有降尘除尘的设施。对于涉铅企业国家早有严格规定,要求在生产时严格控制烟尘排放,尽量通过管道等密闭设施进行运输,但记者在现场看到,装卸原料、运输废渣废物等,都是通过工人的小推车来进行。

然而,带着居民代表转了一圈后,衡东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吴水林评价称:“管理,包括洒水外围,包括厂内管理基本到位。”

衡东县分管环保的副县长陈嘉说:“我们现在都是每个礼拜不定时进行监测,目前来说是达标的。”

那么,周边那么多儿童血铅超标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衡东县环保局局长肖丰岚说:“不能确认厂子是(铅)唯一来源,我们没有(认定)资质。”

衡东县大浦镇镇长苏根林说:“小孩在学校读书,那个圆珠笔、铅笔,用铅笔的时候在嘴里咬,也可以形成超铅(即血铅超标)。”

【检测结果】居民家污染与工厂排污一致

居民陈春娥家与化工厂仅有一墙之隔,记者在她家采访时,正赶上对面的车间在装卸,大量的灰色烟尘从车间顶棚冒出来,直接飘落到她家里。记者扫下陈春娥家窗台和阳台上的部分灰尘,送到一家专业实验室进行检测。结果显示,灰尘中的铅含量高达7780毫克/千克,超过350毫克/千克的国家二级标准,也就是生活居住用地标准的21倍,其他重金属镉、锌、汞等的数值也大大超标。

在围墙外,记者找到了美仑化工厂的排污沟,它直接通往湘江。记者和检测人员用重金属扫描仪对沟边淤泥进行检测,发现多种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检测人员提取了淤泥样本回实验室精确检测,结果显示:铅含量33400毫克/千克(三级标准500毫克/千克),锌112000毫克/千克(三级标准500毫克/千克),镉10100毫克/千克(三级标准1.0毫克/千克),砷1190毫克/千克(三级标准40毫克/千克)。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表示,工厂排放污染物的重金属比例,或者说重金属的污染水平,和附近居民家窗台上重金属污染比例完全一致,说明家庭里面的重金属污染,来源于工厂排污。另外,家庭里面这么重的铅污染,可以断定会对生活在周边的居民,特别是儿童,产生相应的健康影响,二者有明显的相关关系。

大浦镇政府提供给居民的一份文件显示,2012年5月,衡东县环保局组织了相关专家,对美仑化工厂产能只有1万吨的电锌项目的环境影响现状调查报告书进行了评审,并同意项目建设。然而,中国有色金属协会常务理事蒋继穆仔细阅读这份文件后表示,国家发改委的文件已经明确规定,2007年以后,新建和改扩建的生产规模都要求在10万吨以上,这个项目违反国家相关产业发展政策,原本就不应该批准建设。

【最新进展】涉污企业被关停彻查

衡东县委宣传部15日向记者回应称,6月14日当地紧急成立事件调查组,依法启动了调查程序,对涉污企业美仑颜料化工有限公司迅速关停彻查。责成县公安机关对涉嫌企业责任人依法调查,县纪检监察部门对环保等相关部门进行履职调查。同时,成立专门班子赶赴大浦镇重点检查其他涉污企业,摸底排查血铅超标儿童人数,发放牛奶和相关药品,做好当地群众思想疏导和安抚工作。

延伸阅读

“咬铅笔超铅论”与“红豆染红水论”

“咬铅笔超铅论”一出,雷倒众人一片,也引发了漫天质疑。平心而论,尽管铅笔的笔芯(主要成分为石墨和黏土)和笔杆(主要成分是木材和胶合剂)不含铅元素,但铅笔的外涂漆含铅,儿童长期咬铅笔,确实会导致血铅超标。然而,儿童咬铅笔导致血铅超标只是个别案例或分散案例,咬铅笔导致一地大量儿童集体血铅超标的概率微乎其微。

在本事件中,整天喷烟吐尘、排放污水的美仑化工厂才是最大的嫌疑对象,也很可能就是导致300多名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真正元凶,当地不重点怀疑化工厂,围绕化工厂进行调查,反而怀疑铅笔,违反了正常的因果逻辑。

去年,在河北省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地下水污染问题中,面对村民质疑,当地环保局长曾回复“红豆也能染红水”,被网友戏称为“红豆局长”,而最终,污染问题“水落石出”,“红豆局长”被免职。显然,湖南衡东县这名官员的“咬铅笔也可能超铅”,与河北“红豆局长”的“红豆也能染红水”属于一种回复模式,都是无视或避开所有人都能看见也都在怀疑的污染“大象”,而把某些低概率现象、莫须有的现象当做可能原因。

综合央视、新华社、法制晚报

(原标题:官员称咬铅笔也会血铅超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