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试水政府购买服务遭冷遇 定价成难题

央广网北京4月25日消息(记者马宁)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经过多年的实践,如今“政府采购”已经不再是个新鲜名词。不过以往政府采购的大多是办公用品、器材设施等实实在在的商品,而“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不但听起来新鲜,还给人一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感觉。

所谓“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就是“政府花钱买服务”,将原本由政府或者事业单位承担的公共服务有偿转交给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其目的是改进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方式,满足公众多元化、个性化的需求。通俗解释就是,政府购买服务就是“百姓点菜、政府买单、社会力量干活”。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也明确指出,要推广政府购买服务,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力度。从今年起,福建厦门市全面推广政府购买服务试点工作。不过记者了解到,部分政府购买服务项目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政府花了钱,却难以让群众满意。这又是为什么?

厦门市瑞景社区总共有1万3千多居民,其中老年人占了1/3。2012年,瑞景社区通过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方式解决了社区内独居老人居家养老的问题。

厦门市莲前街道瑞景社区居委会书记方英:我们其实非常乐见政府购买这一块,只有专业的公司专业的人士提供专业的服务,才能满足这些老年人的需求,而这些也正是我们这些社区工作者满足不了的。

然而面对老人们多样化的需求,政府购买服务的名录却没法将所有内容涵盖在内。方英认为,政府购买服务应该重视服务效果,而不要只是划定一些项目,完成后就不再管。

方英:以服务项目来讲的话,有的老人他一天要你陪伴好几次,有的一段时间才一次,我们很希望按购买社工工资这种方式。我是觉得社区更需要的是服务,而不是某一个项目,不是说这个项目结束以后就没人管我了。

政府购买社区养老服务遇到如何合理选择项目的困难,而在园林绿化领域,厦门市政道路的绿化养花多年前也做了社会化运作,然而“政府花了钱,事情却没办好”的例子并不少见。

厦门市园林局副局长王伟军:有些单位原来资质就不够,是硬挤进来的,它认为这里面有利可图是冲着钱来的。它养护到一定程度觉得没钱赚了,因为它出现的失误太多了,它干脆就不管了。

厦门鹭路兴绿化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是一家一级园林绿化企业,曾多次参与厦门园林部门的服务项目招标,他们表示,政府的项目虽然稳定有保障,但在招标方式上,好的企业并没有太大竞争力,很大程度上要靠运气。

公司总经理陈先生:厦门现在投标像是一种博弈的方式,基本上是用摇乒乓球的方式,也就是你企业运气好,这个标摇到了就是你的,摇不到就不是你的,纯粹就是凭运气在做。我们希望企业要有个三六九等,确实好的企业在承接工程上要有优势。

政府购买服务仍有难题需破解

服务项目不合理、参与招投标的企业难以充分竞争、“政府花了钱,事情却没办好”,这一系列的问题,给厦门未来的政策调整提出了挑战。作为政策主导单位,厦门市财政局提出了哪些反思?

作为“政府购买服务”政策的主导单位,也是负责出钱的单位,厦门市财政局方面表示,政府购买服务作为一种完全不同与以往的社会管理手段,还有许多难题需要破解。

厦门市财政局综合处处长纪豪:我觉得最难的是定价这块,因为这块对我们来说也是全新的工作。服务不像货物,货物定价有一个市场,服务要给他订的预算是多少,这个比较困难。涉及到买的这个东西到底好不好,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就要有后续的评价能力和合同管理能力,这对各个单位都是全新的内容。

习惯了上下级指导关系的主管部门和事业单位突然要面对市场环境甲方乙方的语境及规则,这种改变也是许多部门需要面临的新挑战。

纪豪:政府部门对合同管理的这块还是相对比较薄弱的,像服务类的项目在评价上确实是有一些困难的,到底它服务的好不好,这种是一种主观感受,比如居家养老,接受服务的人可能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这块可能很多方面我们还处在探索和摸索的阶段。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就已经陆续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在提高公共服务质量、降低公共服务成本、减轻财政负担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这也为我国推进转变政府职能、精简政府机构提供了经验。

政府在购买服务方面经验不足 相关制度不够完善

相比起国外,我国的“政府购买服务”目前还处在探索阶段。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社会学系教授张友琴认为,政府在购买服务方面经验不足,导致相关制度目前还不够完善:

张友琴:它招投标的方法基本是套用工程招投标的方法,在招投标过程中我们遇到的一个比较大的困难就是成本怎么算。由于成本的核算并不是很标准很科学,所以可能造成政府购买过程中比较短期的行为,比如购买服务是一年一次,就可能造成社会组织有很多困惑和担心,因为它把人请进来了招进来了,可是如果万一下一年没有了怎么办呢。

在未来,相关制度如何进一步完善?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如何做到“物美价廉”?张友琴建议,政府应该先确定几个试点项目,然后制定更加详细可操作的规则,指引企业与社会组织参与到社会公共服务当中。

张友琴:很多细节是政府部门要和购买方好好沉下来去探讨的。大家都不清楚这种服务如何量化,这种量化是不是科学,合不合适。我的建议就是有关部门应该找试点,应该指出一条道路,什么样的口子、什么样的途径才行,政府既然是监管就一定要拿出规则来,现在游戏规则并不是很清楚。

(原标题:厦门试水政府购买服务遭冷遇 服务定价成难题)

(编辑:SN0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