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延迟退休实为民众根本利益

熊建

从国家层面看,延迟退休增加了经济发展的劳动力供给;从社会层面说,为未来的养老增强了支付能力

日前,人社部部长尹蔚民称,我国是目前世界上退休年龄最早的国家,要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

此言一出,舆论场就炸锅了。不少人反对。其实,客观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为了大家的根本利益。怎么说?

我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养老问题日甚一日。事实明摆着,年轻人越来越少,老年人越来越多;挣钱的越来越少,花钱的越来越多。这一减一加,让养老金支付压力也是日甚一日。

养老保险,说白了,就是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跷跷板”,这边高了,那边就低了。从咱们每个人自身出发考虑,就会明了这个道理:都早早退休了,吃谁的?

况且,老人的概念今时不同往日了。过去,人到50岁就发苍齿摇。现在医疗条件、生活水平提高了,70岁的人还能考驾照呢。所以,国家延长退休年龄的考虑,不是心血来潮拍脑门。

延迟退休,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扩大劳动年龄人口规模,降低每个劳动年龄人口供养的退休人数。从国家层面看,增加了经济发展的劳动力供给;从社会层面说,为未来的养老增强了支付能力;从个人层面看,大河有水小河满。

当然了,一项公共政策,只有在设计的起点上就包含公平的理念,才具有操作上的可行性。制定延迟退休政策,不能一刀切,必须考虑到劳动人群的地区差异、寿命差异、收入差异、职业差异等因素。

比如2010年,上海人预期寿命80.26岁,云南人预期寿命69.54岁,两地退休人口的预期余寿差异很大。如果延迟退休,势必导致不同人群享受养老金的时间长短各异,造成不公平。

因此,制定延迟退休政策,必须审慎,同时需要创造条件,充分挖掘现有的劳动力供给潜力,比如消除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制度性障碍,推动农民工市民化等。(来源:人民日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地铁拒绝二郎腿何以成为话题

比如我在广州地铁里,就经常发现一些背着“双肩背”的年轻人,车厢里乘客稍多一点儿的时候就非常妨碍他人;而他们晃来晃去的时候,基本上完全无视他人的存在。但是否某日再来个“文明乘坐地铁,拒绝车厢‘双肩背’”呢?


我认识的两位领导秘书落马了

世事无定,老虎总有遇到武松的时候,一旦被打现形,背景也就成了背影,贼船也就到了该翻的时候了,“船长”都没了,“舵手”们唯有纷纷落水,接受党纪国法的制裁。从李小平、李正昌等人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制度缺陷和官场规则对一个人的塑造功能。


“朱上柱下”能救选情吗?

洪秀柱当初在国民党万马齐喑之时挺身而出,为蓝营解了无将可用的围,虽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赢得高支持度,但没功劳也有苦劳,此时强行撤换,违背了起码的人情义理。何况洪遵循国民党机制出线,换柱也违背了程序正义,将对国民党的公信力造成严重伤害。


\”赌\”列为敏感词阻垃圾短信?

阻止垃圾短信,比“抽取关键词”这种愚笨手段更有效的办法多的是。关键词审查也不是不可以用,但应避免误伤无辜,避免的办法并不复杂,多一道人工审查程序、严格执行就可以。一句“和你赌一把”就被停机,且交涉无效,你这叫什么“治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